无道无常 > 玄幻小说 >
    面对儿子的兴奋,林昆的脸上也露出了笑容,但这笑容的最深处隐藏着一抹苦涩,这份苦涩五岁的楚澄不懂,林昆永远也不想让他懂,自己曾经犯下的过错,不能让孩子一起分担,那对是孩子不公平。

身旁的小弟得令,马上就向林昆围了过去,于亮突然一声喝吼,“你们这群猪脑子,带他干嘛!”眼神转而向韩心一指:“我说的是这个!”

一家三口吃完早餐,林昆带着小楚澄到楼上换衣服了,林昆收拾完餐桌,也到楼上换衣服了,他今天还是没穿秦雪带着他去买的名牌,依旧昨天那一身地摊货的行头,没办法他骨头贱,穿不惯那好衣服。

把店里的所有柜台都转了个遍,最后小楚澄终于相中了一个小首饰,是一个非常精美的发卡,淬红的颜色,透明的材质,像是一种特殊的玉质,可又好像不是,价格昂贵的不得了,标签上标注着:三十七万。

准备俯身下去的时候,林昆有意的看了看周围,澄澄跑出去打120了,她这才稍稍的安心,捏着林昆的鼻子,捏开他的嘴巴就凑了下来。

这一切发生的太快,就在众人欲上前救助的瞬间,突然的,远处的丛林地面上,传来一声震慑心神的婴啼,有一条手臂粗细的红线,哪怕是在黑夜,也依旧清晰无比,展开惊人的速度,正直奔此地。

韩心的脸更红了,她可一向都认为自己很年轻,自己也确实年轻,在她的眼里,澄澄就应该叫她姐姐,结果这爷俩一人一句阿姨,难道自己真的就是阿姨了么?

每当这个时候,这十三个苦命娃,便又都会觉得自己是这个世界上最幸福的人,受的什么苦都值了,因为他们每人面前的食盒中,都会是大块大块的肉食,甚至第一天的时候,各个都觉得,他们一辈子吃过的肉,也没有现今一餐饭的肉多。

就听‘砰’的一声巨响,会议室的门突然被人从外面踢开了,林昆及时的向后一跳,堪堪躲过了门扇的撞击,他脚底下还不等站稳,就见一道人影箭一般的射进了来,挥着一双铁拳直奔他的心窝捣来……

一群小弟嚷嚷着。林昆根本不放在心上,嘴角一直挂着一抹轻佻的笑意,深吸一口气,吐出个大烟圈,淡淡的冲阿狗问道:“哥们儿,你追我这么远,目的?”

来的是琳琳洗头房的老板娘琳琳,是一个三十多岁的女人,姿色还算凑合,琳琳站在房间的门外往里头一看,顿时吓的两只眼珠子瞪的溜圆。

把林昆送到公司,林昆自己打车回家,回到家他首先就来到了车库,来看他手上的奇瑞钥匙到底是哪一款车的,车库的大门是密码锁,早上的时候林昆把密码告诉他了,随着六位数字输入,车库的卷门缓缓的升起,车库里的全貌渐渐展现出来,林昆的眼神跟着突然一亮!

林昆不是真想把林昆怎么样,而是想故意吓唬她一下,报复她刚才咬自己的那一口,可当他真的把林昆压在身子底下的那一刻,他明显听到了自己的呼吸变得粗重,脸颊微微发烫,体内那在漠北憋了无数岁月的肾上腺素也开始躁动不安起来……此情此景,换做普通人肯定是把持不住,好在他这个曾经的兵王自制力超乎常人,不怕擦枪走火,并趁机故意猥琐的一笑,让这场吓唬林昆的假戏变的更逼真起来。

明晃晃钢刀架在了刘汉常的脖颈旁,陆宁眼神渐渐冷了下来,握着利刃,淡淡道:“你这小吏,敢在我面前如此无礼,杀你,如宰鸡耳!”

张举是读过些年书的,一时间那股子文人的忧国忧民的劲儿翻涌上来,抬起头望着夕阳染红的天空,幽幽叹道:“磨盘镇的天儿太阴暗了啊!”

罗孝刚刚成为牧龙者,他的鎏金火龙潜力无穷,但同样需要一个真正强大的势力来为他铺开一条登天之路,曾经效忠的黎家是最完美的选择!当然,此次他不再是以仆从的身份进入祖龙城邦黎家,而是真正的牧龙师。永城的那些人或许不知道黎云姿的背景,罗孝非常清楚。

“哥几个,揍他们!”小寸头紧跟着怒喊一声,身后的五个人同冲了上来,不给男子甲和男子乙任何的反抗、反应的机会,就把两人摁到了地上。

“也不能这么说,要能来海州,也未尝不是一个好去处。”李煜却是轻轻叹口气。陆宁自然明白,李煜现在是夹心饼干,皇位之争愈演愈烈,按历史发展,本来是因为江北兵败,国土尽失,甚至其后又败给了吴越国,兵马大元帅皇太弟李景遂难辞其咎,而李煜的哥哥,燕王李弘翼则在对吴越的战争中展示了非凡的军事才能。

女人就是男人的衣服,是男人的面子,所有人都在心里暗暗的猜测,这林昆混的肯定不错,要不能娶到这么漂亮的老婆生出这么可爱的儿子么?至于人家那一身吊丝的打扮,不过是有钱人任性玩低调罢了。

“谢谢啊,权哥。”林昆面不改色的微笑道,既然黄权喜欢装逼,那就让他装,别人都以为他是个穷逼,那就让那些人以为去,咱低调着点。

就林大兵王这身板,别说是睡水泥地了,在漠北军区的时候,每逢执行任务哪一个晚上不是在野外熬过,有时候是坐在树上睡,有时是直接躺在草地上睡,甚至他还潜在水里睡过觉,和那些恶劣的环境比起来,水泥地简直就是高档的席梦思!

剩下的五个小青年马上全都愣住了,一时间身体就像是被点住了穴一样杵在那儿,举起的胳膊扬起的拳头,全都石化一般的僵硬在半空中,脸上的表情铁青铁青的,要多骇然就有多骇然,仿佛被扔进了冰箱里冻过一般。

啪!响亮的巴掌抽在了丁队长的脸上,那张看起来就让人不舒服的脸被抽的走形,丁队长应声闷哼了一声,脖子被巴掌的大力抽的扭向了一旁,回过头的时候嘴角已经溢出了血迹,被抽的脸颊高高的肿了起来。

林昆......这个名字怎么这么耳熟呢,众人面面相觑交换着眼神儿,大家伙琢磨着,难不成是哪个服务生,被这么四个男人见了惊艳,女人见了羡慕的极品美女给看上了,娶一个不过分,过分的是一下子娶了四个!

珠子低声呢喃,此刻,前方矮小的怪物忽然仰起头嘶喊,沙哑的声音变的尖锐起来,地下河道有可怕的阴风吹过,我嗅了嗅,风中混杂着焦味和血腥的气息。随后,黑暗的地下世界内,突然响起了杂乱的吼声。这些吼声仿佛是在回音矮小怪物刚刚的嘶喊,而且并不是来自一处,而是分布于不同位置。吼声有的高亢有的阴沉,但是无论哪个声音听起来都能清楚地知道,这绝不是人类的声音!

卡罗拉开进了别墅区,停在七号别墅的大门口,小楚澄蹦蹦跳跳的从车上下来,林昆扭伤的那只脚不敢着地,最后还得让林昆抱她回去。

于亮心中鄙夷,暗骂:“好你个白眼狼,吃老子用老子的,老子还替你保守秘密,遇到点事让你帮忙,你竟然还跟老子坐地起价谈价码!”

林昆满意的一笑,他果然没有看错人,他四周看了看见没人注意他们这里,又向张举凑近了距离,贴着张举的耳边小声的说道:“张校长……”

“大哥,来耍一耍?”这妹子放下了指甲刀,很专业的摆了摆姿势,故意将她胸前的那两块白肉,和短裙下的大白腿往外露,声音风骚入骨。

要不是现在软弱无力,她真的把祝明朗给撕了。“咳咳。”祝明朗满脸尴尬,自己为什么哪壶不开提哪壶。

审讯室的门关上,屋里的灯光明亮,灯下坐着几个人,分别是姜峰、张彦、林昆、金柯和他的两个下属,以及最后跟进来的沈曼,沈曼跟进来不是为了别的,而是想看一看林昆的底细,不知不觉的她已经对林昆产生了足够的好奇。

林昆站了起来,“行了,我不跟你墨迹了,我还得去找餐厅给我老婆过生日,你先在这儿把你的鼻子处理好了,大热天的别流血过多流死了。”

甘氏本来犹豫不决,她那可恶的二哥,一个劲儿对她使眼色,更令她俏脸火热,不敢应声,但陆宁指名道姓这么一叫,她的心倒定了,不管心里怎么想,主家的吩咐,都要听从不是?

东海港这个实验田,自己可以随便瞎折腾,终究也不会伤筋动骨,万一将来,自己不小心管的地盘多了,那时候再瞎折腾如果折腾错了,可就大大不妙,自己可不成为历史罪人?

斗剑之后,本来本州杨刺史送来帖子,要为东海公洗尘,但陆宁却推拒了,宁可来和阿牛一家吃饭。

“我可警告你,这车你想怎么改都不关我的事,但你可别去参加什么地下赛车,要是落到了我手里,肯定不会轻饶你。”沈曼严肃的警告道。

他这一冷淡,看在人家妹子眼里就不是那么回事了,这大白天来洗头房的男人,哪个不是猴急猴急的,眼前这个二十多岁的帅小伙一脸冷淡皱眉的表情,肯定是有难言之隐,要说人家姑娘干这行的见识多,直接一阵见血的戳破道:“大哥,硬不起来没关系,我帮你用嘴弄,一样爽的!”

“不准你们欺负小鸟!”澄澄突然大声的叫喊道。正在树下忙活的几个保安闻声看过来,这一转过脸才看出来,这些人的脸上都有抓伤,不用说肯定是树上的那只小海东青干的,这些人心里头本来就憋着火,他们不认得什么海东青不海东青的,只当这是一只皮毛上乘的小鹰崽子,这么多大老爷们在一只小鹰崽子跟前吃瘪了,能不火么,所以听到澄澄这么一叫喊,马上就把火全都撒到了澄澄身上。

林昆嘴角轻佻的一笑,小声的嘀咕着:“要真是地下赌场,老子就去玩两把。”嘴里刚嘀咕完,突然脚底下一绊,好像踩着一大坨软绵绵的东西,险些摔了个趔趄。

王宪被人将笔塞在手里,只要张嘴想说话,便被恶奴殴打,本来还想服软,又想求肯陆二姐,挽回这段婚姻,最重要的,以后,就有个极大的靠山了。

黄飞的身体顿时来了个急刹车,脸上的表情瞬间僵硬到发黑,双眼里毫不保留的流露出一股浓烈的恐惧来,手里端着的果汁猛的一晃荡撒了出来,这一撒不要紧,正好溅了两滴到林昆的脚上,林昆低下了头……

“救命……救命啊,这水里有鳄鱼……”被推倒水里的那名负责人挣扎着叫了起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