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635章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林昆绝不是一个轻易狂妄、胡作非为的人,他动手一定有他的理由,就拿他今天大闹警察局来说,错的根本在于董海涛的老婆徐梅栽赃澄澄在先,把林昆父子俩带到了警察局后,董海涛猖狂的言辞又有侮辱澄澄的意思,普通的鸡毛蒜皮的小事,针对他林昆的可以忍,但涉及到了儿子就绝对不行!忍耐可以看做是一个人的气度,也可以理解为一种无能的体现,老子堂堂漠北军区的兵王,需要忍你一个小小的警察局副局长?所以林昆的态度很明确,你惹呼老子的儿子,老子就揍你!

旅游接下来的形成安排的很轻松,主要是考虑到孩子们,所以节奏自然就放慢了,家长们倒没有什么怨言,反正是陪孩子出来玩的,只要孩子高兴了就行。

像是遇到了什么不顺心的事儿……“走,先找个地方吃饭。招待所也安排好了,到了上海你就跟着我们哥俩走吧。”吃饭的地方是火车站附近的一个小饭馆,点了几个菜,几杯白的下肚,很快大家就聊开了。

“麻痹的,给脸不要脸!”打完了之后林昆怒骂一声,紧跟着一脚就踹了出来,这一脚直接踹在了保安头子的小腹上,直接把这厮踹的凌空倒飞,把身后的两个保安一起砸倒在地。

林昆端着酒杯犹豫了,他不是没有胆量喝下这杯酒,而是不知道喝完这杯酒之后该如何做,眼前的韩心无论是从身材还是相貌,都可以轻松的入美女之列,更与众不同的是,她还有一副好的天籁般的嗓音,要说心里不喜欢这个女孩是假的,但喜欢跟爱情以及责任是两码子的事儿。

难道自己真的要被这群混蛋给XX了?早知道这样干嘛出来买醉啊,不就是失个恋么……可现在说什么都晚了,要是真被XX了,那自己就去死!

林昆笑着刚要回答,心里直夸自己的‘媳妇’懂事,却被澄澄抢了台词,小家伙脸上的表情除了兴奋,还略带了一阵向林昆告状的表情:“开心,当然开心了,爸爸除了陪澄澄玩之外,还总和美女导游阿姨打情骂俏……”

这让林昆忽然想到了星爷的一部电影,里面最经典的台词:“旺财,放……”

“那你就开枪吧,还废什么话。”孙恨竹的声音里充满了绝望,说完她又突然坐直了起来,向着卓美就扑过来,大有鱼死网破势。

“再来!”好半晌,王宝乐面色苍白的恢复过来,这一次他决定不用手了,再次与陪练打到了一起。

于亮是最后一个进来,围着林昆和冯远志的七八个人里,有三个林昆脸熟的,就是昨天想调戏韩心,结果被林大兵王给狠狠K了一顿的三个小流氓,为首的那个黄毛见了林昆之后,立马就像是见了杀父仇人一样,指着林昆就骂道:“大哥,就是这个瘪犊子昨天打了我们仨!”

酒吧的大厅里的确有几个人在抽烟,来酒吧里喝酒,哪有不抽烟的道理。

一抹抹赤光拨开了浓密的云雾,不知什么时候渲染了这小小的桑镇,就连附近的林子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被映得如枫林一样通红艳丽。

明月高挂,与剑阳不同,灵元纪的月亮依旧如人们记忆里的样子,散出柔和的光,洒遍整个下院岛。

“啊?”林昆不可思议的看着韩心,咧嘴尴尬的笑道:“你,你是在开玩笑吧?”

中年男又是一声痛叫,林昆的巴掌再次甩出,刚才打的是他的左脸,这一次换到了右脸上,中年男两只手分别捂着两边的脸颊,乍一看像是在卖萌一样,眼神却是出奇的愤怒,吼道:“赶紧特么的给我来人!”

澄澄指了指边上柜台里的发卡,“是这个。”徐梅走到柜台后,亲自戴上手套拿出那个发卡,递到林昆的跟前,“先生,给。”

此时,岸上负责人工湖的人员远远的望着,那腥红的血液在湖面上蔓延开来,在阳光的照射下异常的刺眼,这些个负责人心的底顿时一片冰凉,还是有人遇难了,他们这一下的责任大了,整个黑山镇风景旅游区的责任也大了。

眼看王宝乐要逃,杜敏杏目怒张,飞速追来,其后小河里的可爱娇娥,则是在听到了二人的恶毒对骂后,一脸茫然,浑然不觉自己被王宝乐占了便宜,看到杜敏追出,她这才穿上衣服,脸红的迅速追来。

“这……”冯远志一脸的为难,是他打电话叫冯佳慧回来的不假,可真要告诉于亮这个无赖女儿回家了,这无赖肯定会马上到家里缠着女儿,他又十分的于心不忍,他在心里幽幽的叹了口气,都怨自己当初啊,没事扯什么犊子定什么娃娃亲,要说今天这祸都是他自己闯下的,却偏偏把女儿搭上了。

不光孩子们累了,有的家长甚至也出现了晕车的头痛的现象,再加上许多家长都想到这古色古香的镇上逛逛,所以付国斌的提议一处,大家马上纷纷赞同。

炎炎夏日,位于联邦东部的池云雨林,云雾弥漫,好似一层薄纱环绕,一棵棵参天古树,纵横交错,繁茂的树冠中,时而有几只飞鸟腾空而起,嘶鸣着翱翔于天际间。

“那拉钩……”澄澄伸出了小手指头,林昆笑着伸出手指头跟澄澄拉了拉。一路把母子俩送进了酒店的房间,临分别前林昆咧嘴笑着冲林昆叮嘱道:“老婆,有什么事随时给我打电话,我就是在天南海北,也马上为你们母子飞回来!”

“嗯……”小楚澄点点头,拉着林昆就往卫生间走。卫生间门口,林昆拎着外卖不方便进去,就让小楚澄自己进去解决,等小家伙嘘嘘完出来后,林昆突然也想嘘嘘了,中午喝了一整瓶的轩诗尼,到现在还没放水呢,于是他让小楚澄坐在旁边的长椅上等他,他进去放水了。

白岂以前也是纯正血统的苍龙,只是这一次重新化龙后,祝明朗感觉它好像有一些改变,它那些覆盖在翅膀上的冰绒之羽反倒更像是魔法结晶。

“好像有点冲动了……屁股好痛,证明真男人好辛苦啊。”王宝乐心底哀忿,眼看杜敏此刻依旧是傻了一样的望着自己,至于可爱娇娥则是双目都带着异样与感激,还有四周众人那一个个如见了鬼一般的神情,他虽眼皮有些沉,可心底还是升起一些得意。

丁队长和其他的民警,也包括许大头带来的两位民警,脸上的表情均是一凛,他们什么时候像今天这样见到自家的‘主子’像孙子一样示人?目光再看向林昆和余志坚的时候,丁队长的心底顿时冰冷到了南极,他现在真恨不得冲进审讯室里,冲躺在地上直哼哼的胡大飞的狠踹两脚,麻痹的狗娘养的东西,老子今天让你丫的给吭哭了!坑死老子了!

徐有庆刚才带人上楼的时候,就看见有两个警察在敲李春生的房门,自己的辨别之后,没有认出这两个警察是谁,不过他也没想到这两个警察会有什么猫腻,只当是凤凰镇派出所里新招来的,让手下冲进房间之前,徐有庆特意交代过,不用给那两个警察的面子,也不要提自己的名号,冲进屋里之后就把李春生给拖到走廊里打,他好躲在暗处看热闹。

我和胖子都听迷了,不敢插嘴,珠子将烟头掐灭,继续说:“打开棺材后,里面是一具早就风干的尸体,不过最值钱的还是那尸体嘴里含着的东西。人死之后,要封气门,也就是嘴巴,眼睛,鼻子,耳朵,当然还有腚眼。为的是保证尸体内气不外泄,尤其是嘴里肯定是好东西!然而,当时用来封那具尸体嘴巴的却不是玉,你们猜猜是什么?”我和胖子急忙摇头,这哪里能猜的到。

甘氏也不知道,自己从哪里胡思乱想到了哪里,直到听到甘二郎的声音,她怔了下回神,却不知道,什么时候她这二哥又被陆宁叫进了木屋。

可最终呢。年初的时候,这位同事巡逻的时候,正好遇到了一伙西域扒手团伙在作案,三个人光明正大的在大街上扒窃一个刚从银行里出来的老人,他马上就挺身冲了上去,想要制服这三个西域扒手,结果没料到暗地里还有两个在盯梢的,那两个人突然冲了出来,趁其不备在他身上扎了两刀,一刀扎在了背心,另一刀斜的扎进了心脏里,送到医院的时候,人已经咽气了……

当然,老妈从骨子里,还是有些畏惧以前刘家的夫人及宠妾,原本对尤五娘谄媚的殷勤有些接受不能,但尤五娘却就是有个本事,令老妈渐渐忘却她以前的身份,甚至称呼上,也敢直接称呼尤五娘“五儿”了。

真正难以攻克的技术,却是一直没有。而实则人类这几百年如何用火药制造杀伤力的思考,却是都在自己脑中。唯一的关键还是,炼铁的技艺,如何锻造能作为火器的合格枪管。